• 2017年毕业季
  • 第十届校园运动会
  • 网络安全宣传月专题
  • 2016迎新专题
  • 党建专题
  • 履职尽责专题
  • 2016毕业联展
  • 华语青年影像论坛
  • 首届“聚光灯”年度人物评选
  • 2015级军训专题
  • 2015级迎新专题
  • 2015届毕业季专题
  • 第八届田径运动会
  • 校园安全活动月
  • 大学生先进事迹专题
  • 2014军训专题
  • 2014迎新专题
  • 2014校园文化艺术节
  • 2014年艺考专题
  • 文明修身活动专题
  • 2013第七届田径运动会
  • 2013军训专题
  • 2013迎新专题
  • 2013暑期社会实践专题
  • 大学生艺术节
  • 节约型校园专题
  • 2013年三早专题
  • 2013年艺考专题
  • 十八大专题
  • 运动会专题
  • 2012年迎新专题
  • 大学生寝室文化建设年
  • 2012艺考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传媒新闻网 > 综合新闻

专访导演张经纬:做好导演这个“虚无”的职业

来源:校通讯社 宣传部 编辑:吴梦圆 发布时间:2017-04-12 点击数:1080次

    武传新闻网讯(文/记者 吴梦圆 图/摄影见习记者 李佳楼)4月7日,张经纬导演来我校与同学们交流了影片创作经验。校通讯社记者在分享会前对张经纬导演进行了专访。此前,香港导演张经纬的《音乐人生》、《一国两城》、《墨绿嫣红》和《少年滋味》四部作品在我校圆形报告厅展映。




记者:张导,您好!您来武汉这些天有没有出去转一转呢?

张经纬:只去了湖北省博物馆。

 

记者:您觉得武汉和香港有什么不同吗?

张经纬:很不同。香港竞争很大,人们为了能做些多余的生意,晚上两点还会吃饭,但国内反而比较有规律,相比较更舒适一点。

 

记者:请问您最近正在忙什么呢?

张经纬:忙很多。我的首部剧情长片《蓝天白云》已经在做后期了,今年应该就可以做完了。

 

记者:请问您在剧中担任什么职位呢?

张经纬:导演、编剧、剪切,都是我做的。

 

记者:您执导很多年,为什么自己还会继续做编剧呢?

张经纬:其实很多时候也可以找其他编剧,但有了想法感触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去写,如果让另外一个去写,他不一定能够理解你的想法,自己写会比较直接容易。当然,编剧和导演合作也是好事,因为两个人合作就会有更多的东西去拍。

 

记者:您觉得编剧和导演这两个职位哪一个更难一点呢?

张经纬:导演比较难。导演要负责整个故事的角度、情怀,其他的工作,比如说摄影等,都是为了导演最初衷的想法去服务,所以导演的责任重大,必须明白自己的初衷要干嘛,否则别人跟着你跑就是白跑。我之前做许鞍华导演的编剧,就会明显轻松一点,因为什么事都会有导演在顶。

 

记者:许鞍华算是您的良师益友吧。

张经纬:对,跟她学习了很多。

 

记者:相较于编剧,您更喜欢导演吗?

张经纬:是的。自己本身有一些更想去表达,更具体的想去做的东西。编剧毕竟是要通过导演理解去做,但如果我是导演我就可以去把我想拍的东西直接呈现出来,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记者:张导,之前在网络上了解您一开始本来要去纽约进修音乐的,后来突然转行做电影,一直做到现在,请问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让您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张经纬:本来在香港演艺学院读大提琴,去美国也是念大提琴硕士,但在那面遇到了我的太太,我太太是学小提琴的。当两个人密切在一起,你会感受到一些所谓才能的重要性,因为我太太的音乐才能比我强,有才能和普通才能相比,我意识到我最好的才能不在音乐。在26岁之前我的生命之中只有音乐,但当时突然之间没有音乐了,我真的很迷茫,挺空虚的,想首先锻炼一下脑子吧,就去读哲学,去思考,去学摄影,去电影学院修一些课程。

 

记者:但当时那么多专业,您为什么想继续从事电影呢?

张经纬: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电影。当时喜欢历史,就修了一些历史课,哲学也只差一个课程就可以毕业了。当时我就去电影学院看看电影,拍了第一个镜头。那个时候还没有video,用的超8,夫妻俩在家里拿几个灯,找我太太去演,拍她在书桌上写信的样子。没想到在学校投影出来,大家很惊讶,说很漂亮,我就想,也许我拍电影有点才能吧。

 

记者:嗯,受到了别人的肯定。

张经纬:慢慢的,就继续一直拍过来,拍毕业作品也入围竞赛,回到香港也就继续走下去。导演这个工作不是一个全职的工作,有人找你你今天就是导演,不过我今天不是导演,我是来做讲座的,今天你们才是导演。所以说导演这个工作是很虚无的,今天有人找我拍我就去拍,我也很喜欢拍,但是很辛苦,有时会非常没底。

 

记者:坚持很久兴趣应该也是很大一方面吧。 

张经纬:干了这么多年也不能光是靠兴趣。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拍下去,理性来说,不拍比拍更好,不过反正我是会继续拍下去。

 

记者:我看了您的作品,发现大多都是纪录片。纪录片不像很多获得金马奖金像奖等同等奖项的商业片一样被炒得很热,所以我想请问您这么多年来,您为什么一直坚持做纪录片?

张经纬: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浪漫和坚持,就是有人找我,正好我喜欢拍,也想拍这个题材,我就继续拍。在我看来,纪录片和剧情片没有很大分别,其实都是电影。再往底下,因为我本身就是学音乐的,都是艺术,都是通过声音去传达我想要的一种情感、画面,呈现出我想表达的东西。有机会、有题材或者有资金、有人找我,机会来了,那我就会去拍。 

 

记者:导演您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或者印象深刻的纪录片呢?

张经纬:王兵的作品《铁西区》,长达九个钟头,看的人很少,但我认为是一个很棒的纪录片。他的剪切很神奇,前二十分钟都在火车上面,你要不停地看整个铁西区,我不能说他是不是一个艺术,但的确是一个很神奇的纪录片,虽然当时只有六七个人看,但我特别喜欢。